江南,傍晚


时间:2019/11/8 14:12:50




江南,傍晚,一望无际的平原。路边,茫茫一片芦苇丛,在宁静的池塘上,随着微风微微扭动。




忽地一阵疾风袭来,芦苇惊悚地卧倒,带乱了一片池水,泛起无数波纹。




一人一骑,一晃而过,直向天际嫣红的晚霞奔去。远处的农夫,投来疑惑的目光,骠骑,劲装,莫不是江湖人?难道远处的夜晚,并非如此处般宁和安静?




骑手一身粗布衣衫,浓眉大眼,看上去倒像是个普通农家汉子,但身下那匹骏马,当真是身骏疾蹄,快若流星,若非皇宫大内,还真难找如此良驹。




骑手所往方向,乃是淮河边上一处小树林,平时河边也就几个渔夫零星地路过,此时却有两拨人,剑拔弩张,一边是江南盐帮,另一边是江南炭帮。顾名思义,两者分别经营食盐和炭火生意,均是十分有势力的大帮派。




盐帮打头的乃是三当家,唐达,一条威风凛凛的大汉,此时怒目瞪向炭帮最前的那人。说起炭帮齐书生,是江湖帮派中少有的文武双全,本来炭帮生意主要在北方一带,如今却延伸到江南,也是齐书生治理下才有之事。




「姓齐的,你们在北方横行霸道,也就罢了,跑来淮河,把我们船队航道都占了,是何道理?」




唐达怒道。




「唐兄,此言差矣。」




对方眼珠子恨不得都钉在自己身上,齐书生却只是微笑踱步道:「且不说炭帮在何处都通情达理,淮河如此辽阔,此间帮派,想必也能容下敝帮区区几艘小船吧。」




「哼,盐帮自古都在淮河经商,你们这些外来货,只准陆路,水路,由我们说了算。」




唐达举手一挥,身后数十大汉齐声高呼,一时声势大胜。炭帮诸人,本来人数就少,看此架势,不禁面露难色。唐达见此,更加得意,指着齐书生鼻子,便道:「自古刀枪出道理,这淮河航运,也是我们盐帮历代血肉拼下来的,有种,就功夫上见个高下,没种,就滚回关外罢了。」




绕是齐书生涵养甚好,也不禁皱起眉头,道:「那就是不讲道理了,不知这是否盐帮张太爷的意思?」




唐达大笑:「凭你也配和太爷说话,有我唐爷,就足够治你这个雏儿了。」




齐书生冷笑道:「那就看你有无这个本事了。」




唐达笑道:「刀剑无眼,齐爷小心了。」




拔出腰间大砍刀,便在齐书生眼前晃了几晃,忽地向他头上砍去。齐书生身形一退,拔出兵刃,两人便立时斗在一起。




他所用兵刃是一根精铁短棍,出招快捷狠毒。两人一个势大力沉,一个轻盈飘忽,倒是打了个平手。而盐帮仗着人多,已经包围住了炭帮,眼看就要白刃相向。




「住手,有话好说。」




一身大喝,直震得所有人耳膜发麻,唐达和齐书生也不例外,惊讶之下,住手跳开。只见林间一骑掠出,来者下马,拱手,道:「在下于清,见过各位英雄。」




唐达和齐书生疑惑还礼,齐书生暗想,我似乎不认识此人,难道他是盐帮的人?




看一眼唐达,他却也是面露不解。




于清笑道:「自古盐炭均乃民生所用,本是一家,何必自家人伤了和气?」




唐达怒道:「与你何干?盐帮江南几百年航运,炭帮算个屁?」




齐书生冷笑一声,不去理他。唐达回头怒道:「难道我说的不对?」




于太清抢上一步,将两人分开,道:「稍安勿躁,在下愿闻其详,看看能否帮上忙。」




见两人均脸露不以为然,于太清笑道:「在下身为太平帮帮主,也有小小能耐。」




此言一出,众人悚然动容,太平帮乃是当今武林第一大帮派,帮主确是叫于清,但眼前这人,除

上一篇:洞房夜 下一篇:被侮辱与被损害的黄蓉